您的位置: 石河子信息网 > 健康

嫌夫养成贤 第181章 补

发布时间:2019-10-18 23:39:22

嫌夫养成贤 第181章 补

谢娴儿想起了前世她和马家辉的第一次,那还是在大学里的时候。也是初春的一个晚上,最是乍暖还寒时候。好像还是周末,大多数的同学都看电影或约会去了,她把给马家辉洗了的衣裳拿去他的宿舍。

马家辉一个人在宿舍里等她。她利索地把衣服裤子搭在暖气片上,马家辉果然被她那冻得像胡萝卜一样的手指吸引住了。抓着她冰凉的手心疼道,“傻瓜,咋不用热水洗?”

“今天接热水的同学多,不想等了。”她表面若无其事地说着,心里实则乐开了花。

她追马家辉已经有两个多月了,经常帮他打饭、洗衣,偷偷用酒精炉煮荷包蛋方便面等。她看得出来马家辉也挺喜欢她,但他们之也只限于拉拉小手,搂搂小腰。她觉得他们的进展太慢了,希望今天能有些突破。要知道,她长这么大了还没有玩过亲亲呐。

谁知道,被“感动”的马家辉不满足于只玩亲亲,在半个小时以内直接把纯洁无暇的小白花变成了“他的人”。

这让当时的谢娴很挫败,很遗憾,也很羞愧,她的“第一次”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没了。关键是她没想到进展会这么快,里面穿的是在超市买的十块钱三条的那种最普通的棉质内裤,这条内裤已经有些变型了。胸罩也是二十五元的打折商品,不好看,也不性感。而她专门为这一天准备的,用省吃减用的百元大钞买的**裤却没用到。

都已经完事的她还羞愧不已,噙着眼泪告诉他其实自己也很性感的,只是穿错了“那个”。马家辉搂着她安慰了好久,说就是喜欢她的质朴。不过。第二天还是领她去了大商场的**专柜,给她买了两套好看的**裤。

隔了一世的谢娴儿唏嘘不已,当初的自己好傻好天真,爱的那么主动,又爱的那么不顾一切。傻傻的还以为马家辉有些迟钝,想主动一些自己却被沦陷进去。

现在想想,连真正迟钝的马二郎对这些事都不迟钝。何况无比精明的马家辉了。他是不是在玩诱敌深入。等着自己主动掉进去?

谢娴儿正想的入神,周嬷嬷从卧房里走出来。她手里拿着一摞衣裳,最底下是一件大红sè的八宝莲纹妆花绵缎的褙子。中间是一套浅妃sè的丝质**亵裤,再上面是一个红sè肚兜。或许是前世的那个遗憾根生蒂固,谢娴儿亲手做了这个肚兜,是红sè的素软缎做成。中间绣着凤穿牡丹,四周绣了一圈小小的缠枝牡丹花纹。滚着黑边。花也是她自己学着绣上去的。

最上面放了一个锦盒。

周嬷嬷的用意很明显了,谢娴儿有些红了脸,嗔道,“嬷嬷。大晚上的,你折腾什么呐。”

周嬷嬷低声笑道,“二奶奶。你已经成人了。二爷是个值得托付的好男人,他等了你这么久。不好让他再等了。”又叹了一声说,“上天有眼,让姑娘遇到了这么好的人家,要惜福。”

谢娴儿脸的更红了,嘟囔道,“嬷嬷,我们这样,人家是要笑话的。再说,我还小么。”

“你已经不小了。”周嬷嬷的脸上满是认真,“这么久你们两个各过各的,嬷嬷的心其实一直都是悬着的。男人嘴儿都馋,怕他一时忍不住,出去偷食。好在二爷对你上心,把持住了。”

她把那摞衣裳放在炕上,又把锦盒拿起来打开,里面是一根金累丝嵌红宝石双蝶点翠步摇,华丽又大气。

谢娴儿说道,“这个步摇真漂亮,我记得我好像没有这个步摇啊。”

周嬷嬷笑道,“二奶奶当然没有了,这是太夫人今儿晚上让老奴带回来的。她还说,让她的孙媳妇今天晚上就戴上,明天也要戴着这个步摇去见她。”

“孙媳妇”几个字咬得极重,老太太的意思也摆明了。

周嬷嬷笑着把谢娴儿拉进了净房,木盆里的水已经倒好了,热气腾腾的,水里还泡了许多的干花。

福庆院里,马二郎汇报完了工作,长辈们又对他进行了充分肯定。老太太等到人都走完了,才招手让马二郎过去。拉着他的手告诉了他一个小秘密,“傻小子,你媳妇已经成人了。”说完却见马二郎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,暗骂了一声傻小子,只得再把话挑明了说,“知道回去该怎么做了吧?明天一早,我会让王嬷嬷去收元帕。”又嘿嘿一笑,“最好明年,不,最好今年年底,就让你媳妇给我生个大胖重孙子。”

老太太以为马二郎傻得连睡媳妇都不知道,还在教他。

一旁的老爷子又有些清醒了,任性地说道,“花儿,我不要大胖重孙子,我要大胖重孙女。”又对马二郎道,“傻小子,回去让你媳妇给我生个香喷喷的重孙女。再告诉她,重孙子我太多了,不稀罕。”

马二郎有些红了脸,暗道,自己在他们的印象中就那么傻吗,真哥儿都四岁了,这种事还用教?再说了,生儿生女,哪是他们能说了算的。真是为难人。

马二郎回了剑阁,刚进东侧屋,就被银红拦住了,红着脸说,“二爷先去沐浴。”

马二郎不高兴地说道,“爷回来的时候就洗过了。”

银红说,“周嬷嬷请二爷去洗洗。”又指着炕上的一套红衣裳说,“洗完了穿这套衣裳。”

马二郎再迟钝也有些明白了,这是补他们的洞房花烛夜呐。

等欣喜的马二郎一身大红的走进卧房,看到屋里不仅挂着红绫,燃着红烛,谢娴儿也一身大红的坐在床头。他一阵狂喜,甩着脚尖几步就走到了谢娴儿面前。

红罗帐里,威武的马二爷刚要赤搏上阵,就听谢娴儿说道,“二爷以后走路不许甩脚尖,再甩就先把你甩到帐子外面去。”

美sè当前,马二爷一切都应承下来。

接着,便听到东卧房一声压抑的惨叫,“哎哟,呆子,痛……”

再接着,西屋又传来太极的一阵惨叫,喵~喵~喵,“我不睡猫窝……”未完待续

ps:谢谢亲的月票、平安符、礼物

,非常感谢!继续求正版订阅。

上海远大心胸医院电话

成都玛丽亚天府妇产儿童医院专家

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在线咨询

成都玛丽亚天府妇产儿童医院医生

上海中大肿瘤医院

南阳前列腺囊肿医院哪家好
贵州癫痫医院哪些最好
南阳前列腺囊肿医院哪里好
贵州看癫痫病哪里最好
南阳男科医院怎么治前列腺囊肿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