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石河子信息网 > 时尚

革命吧女神 三百零五 蠢笨的吸血鬼、女神和梅恩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20:15:08

革命吧女神 三百零五 蠢笨的吸血鬼、女神和梅恩

夕阳斜下,欧萝拉喜滋滋的报告:“迄今为止,龙尔德圣武士成功转职赤红圣堂四十二人,还有一百八十五人虽然没有成功,但都愿意去贝塔城学习。”

木屋里还有艾丽,因为保持凯瑟琳状态太久,艾丽缩在椅子里,脑袋一点一点的打着盹。

奇丽状态的李奇没戴摩托车头盔,挑了挑飞扬的柳眉,对这个数字很满意。

不愧是魅力爆表的宣传枢机,一下子拉到了这么多人。

欧萝拉继续说:“另外,还有六个人转职为旌旗牧师,两个转职成赤红旗手。”

“奇丽”楞了下,拍桌子道:“欧萝拉,你居然假公济私,给自己拉人!”

欧萝拉跟她对拍:“这怪不了我!是被我自然散发的魅力感召的!你要是也和我一样抛头露面,用奇丽的身份和他们谈,能感召到的圣武士又何止四十二个!”

“我也知道,这么感召来的信仰不稳。可进了咱们费共的门,还能让他跑脱吗?去厄普西隆从劳动做起,哪怕是圣女,哪怕信仰再歪,都能矫正!”

欧萝拉正气凛然的话说得奇丽哑然无语,然后旌旗魔女自己举了旗:“噢,奇丽,你发呆的样子好可爱!让姐姐抱抱蹭蹭!”

奇丽头痛的道:“端庄点啊现在是在谈工作!”

两个魔女正厮缠在一起,卡琳进了屋。

刷的一下,头盔罩住奇丽的脑袋。

野性魔女嘁道:“别装啦,在我面前你还想瞒住自己变态……不,变身这事?”

“欧萝拉!?”

奇丽以为消息被泄露了,恐慌的尖叫。

欧萝拉叫屈:“我没说!”

“我早就发现了”,卡琳半眯着眼睛,打量棉被下的身体:“其他魔女你可能瞒得过,毕竟她们只会注意你的灵魂波动,可我不一样,我的鼻子灵得很哪。”

奇丽沮丧的散开头盔,没错,想瞒过卡琳的狗鼻子是不可能的。

“外貌没啥变化嘛,你是李奇的时候就很……用你的话说,娘炮。”

卡琳搓着手,舔着嘴唇说:“不过性别变了,味道也更香甜了哦。奇丽,让我尝尝你的滋味,就在这里,就是现在。”

还有欧萝拉和艾丽在啊,怎么能把这事捅出来?

奇丽再度尖叫:“卡琳!”

“别装无辜了”,欧萝拉白了她一眼:“你跟卡琳的奸情……唔,我是说交换体液那种事情,我们早就知道了。”

怎么知道的?不是很隐秘吗?

“哎呀”,卡琳尴尬的挠头:“我跟蒂丝聊天的时候,说到我还是吸血鬼这事,吓着了她。我说现在只吸你的血了,然后……”

然后通过心灵络,每个丝丝都知道了!

奇丽捂脸,第一次感受到了罗丝魔女这种心灵络对隐私的侵害。

不对,其实跟心灵络无关,而是女人的八卦天性。

卡琳安慰道:“放心,她们就等于一个人,不会对魔女之外的人说。”

这已经是最坏的情况了!

想想都变身了,被卡琳当血库这事也算不了什么,奇丽缓了过来。

该死,现在这种心态,已经完全不在意节操为负了!

她无奈的道:“不能等到晚上吗?”

“你没看我脸白得像抹了石膏吗?先是救那个小圣武士,刚才又给那个娜玛输了好几升血,我还能保持清醒,把自己挪到这里已经是奇迹了。”

卡琳这么一说,奇丽才发现她的情况很不好。

咬咬牙,再散掉棉被斗篷,奇丽歪着脖子闭眼道:“来吧!”

卡琳两眼绿光大作,冲上来抱住她。

“太棒了,接下来的画面一定很美”,欧萝拉嚷嚷着,同时伸手遮住了艾丽的眼睛。

“等等好像有什么事忘记了”,奇丽忽然叫道。

“别想逃!绝世美少女的血是最香甜的”,卡琳张嘴啃下。

奇丽痛苦的叫了一声,旁边欧萝拉也跟着叫了一声,见她呼吸急促,两眼发飘,鬼知道在想什么。

片刻后,卡琳那如纸般的脸色终于有了点红晕,奇丽的脸色白了不少。

卡琳放开奇丽,咂咂嘴说:“真是美味,以后我都不想吃李奇的血了,只吃奇丽的。”

奇丽恨恨瞪了她一眼,想得美!

这一眼仿佛有异样的魔力,卡琳身体骤然一僵,脸上的淡淡红晕转作涨红。

欧萝拉无比讶异:“咦?难道奇丽的血还有特效加成?”

卡琳两手捂住肚子,眼睛又对在了一起,哆嗦着道:“厕、厕所……”

果然有特效加成,拉肚子。

一个小时内,卡琳跑了六趟厕所

,最后一次是欧萝拉扶着她回来的。

软成一滩泥的卡琳痛苦的控诉:“奇丽……你的血有毒!”

奇丽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摊手耸肩:“你下口之前我就说过,有什么事情忽略了。想想看,我现在是什么职业?”

卡琳脸色由白转青:“赤红圣堂!?”

“本质是圣武士!你的自由主宰,本质又是什么?除了德鲁伊,还有狼人和吸血鬼啊!”

奇丽说到这,欧萝拉明白了:“怪不得!对圣武士来说,狼人和吸血鬼是邪恶的存在啊!奇丽的血含有正义神力,当然会跟卡琳起冲突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卡琳满脸滚着豆大的汗珠,极为痛苦的道:“我们都是女神陛下的圣女啊,怎么还会有冲突?”

奇丽叹气:“党内无派,千奇百怪……就算咱们是革命的费共,内部也不可能毫无分歧。就说吃豆腐脑吧,菲妮是甜党,缇娜是咸党,因为这个,两个差点打起来。”

“她们可不是因为豆腐脑才闹矛盾的”,欧萝拉虽然反驳了奇丽的例子,却没否定她关于内部分歧的说法。

“这么说我要死了吗?”

卡琳恐惧的道:“我可不想当第一个因为喝了圣武士的血而死掉的吸血鬼!”

“好啦”,奇丽安慰她:“你终究是赤红吸血鬼,我也是赤红圣武士,最多让你得个肠胃炎,拉拉肚子而已。”

卡琳在地上打滚:“我好想李奇,你快变……唔……”

欧萝拉把竹笋塞她嘴里,及时制止了她泄露机密。

奇丽无语,我也想啊,可还有小半天呢。

深夜,月时计跳到了新的一天,等得已经口干舌燥,心慌意乱的奇丽赶紧切换到最熟悉的痛苦天赋。

身体上轻下沉,熟悉的感觉回归,李奇下意识的伸手捂住裤裆,流下了幸福的眼泪。

回来了……

“啊!李奇你好恶心!”

小红帽忽然在脑子里叫嚷:“变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摸下面,你是不是在想自攻自受那种事情?”

李奇怒道:“恶心的是你吧!凭什么把我污蔑成那种变态?”

小红帽气鼓鼓的道:“还不承认?你变身的时候一点也没有常人变身后应该有的反应!一般人变身后不该很抗拒,很扭捏,不习惯女人身体带来的种种变化吗?”

“你倒是适应得很快啊,连自摸这种经典桥段都没有,一下子就代入奇丽了。等变回李奇,赶紧去摸裤裆,难道不是在幻想着把奇丽这个人格分裂出来,方便自X?”

你的逻辑真是强大无匹啊!

李奇镇定下来,决定好好报复一下:“不要把变身这种事情说得好像现实里随处可见一样!我为什么不能适应得很快?因为这只是暂时的不是永久的!”

“我为什么不自摸?因为我是直男而且是善良守法的好公民,哪怕是自己我也做不出猥亵这种事情!那是一年以上五年以下的徒刑啊!至于摸裤裆,不过是确认自己变回来了,倒是你……”

他开始了反击:“你为什么第一时间就有那么细致清晰的感应?难道你的感知那时候就集中在我的下三路上?你又揣着什么心思?”

小红帽支支吾吾:“我、我只是关心你的心理变化,担心你变来变去,会出心理问题,绝对没有你想的那些东西!”

“我想的什么东西?”

李奇冷笑:“你也该知道,在人的潜意识里,什么想法都会有的。这些想法由人的意志做出筛选,重新组织,才成为表层意识的想法。”

“你第一时间关注到我的裤裆,再推导出我想自攻自受,这之间的逻辑我都理不过来,你却说得这么自然这么熟练,这意味着什么?”

“这意味着真正在想这事的人是你啊!你不会是……”

脑子里瞬间闪过无数想法,不少念头不敬得足以让小红帽轰下九天神雷,可小红帽却没一点反应。很明显,她不仅理亏,还心里有鬼。

李奇努力压制脑子里即将冲破冰层的词汇,比如香蕉什么的,得意的笑了。

赤红神座上,小红帽咬牙切齿,挥着拳头,在沙发上跳个不停,恼怒的嚷着:“我为什么要蠢到跟他辩论!”

小天使画眉嘀咕:“看来这次是陛下输了。”

秋香点头:“输得很惨。”

她牵出一根白色的神力丝线,在神力华表的底座上,给一个正字画上最后一笔。

底座上有两片正字,分作红色和白色。完成了这个正字,白色的正字超过了红色的正字一半,双方的差距不是那么悬殊了。

浮空舰升起,穿透防护结界,带着变回男身的李奇和他的魔女们,还有转职后的圣武士,隐没在夜色中。

对李奇来说,这趟夏安迪亚之行无疑是心中的隐痛,还有对未来的忧惧。对还留在夏安迪亚的圣武士来说,感受居然也是一样的。

李奇走之前对夏安迪亚做了一番安排,娜玛重伤,还因为杀了班纳,净化神器失败,威望大打折扣,暂时她无力管理夏安迪亚。

他留下了由甘比特带领的一支小队,在夏安迪亚待几天,建起一座赤红神殿,再由其他人来接替。

这座神殿不仅会对有改信意向的圣武士进行前期辅导,还会成为庇护河谷的管理机构,同时协调夏安迪亚和庇护河谷的关系。

稍后阿图尔还会带着技术团队过来,对夏安迪亚的防护结界进行改造,让其成为通讯基站,扩大通讯范围。等完工后,贝塔城、夏安迪亚和庇护河谷就能进行实时通讯,赤红神职者能用风语术对话,冒险者可以发短信。

这基本上是把夏安迪亚吞了,但保留了圣武士的自治权。自今而后,还想待在夏安迪亚,同时又不想改信的圣武士,就只能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容身之地,对外面不再拥有任何管辖权,也不能再践行自己的正义了。

未来的夏安迪亚一定会凋零下去,毕竟赤红神殿直接扎根在这里,圣武士们不是加入费共,就是另寻他路。当然这该是一个时间比较长的过程,圣武士们需要好好休息,消化这一天里发生的无数变化。

李奇也一样,变回男身,狠狠怼了小红帽后,才如梦初醒。

“我真的变成了女人?”

这时候他才有了点真实感,左右看看,没人。再瞅瞅视线里信号中断的标志,确认小红帽气得,或者说羞得不想理他。他终于伸出了罪恶之手,在已经变得平坦的胸脯上揉了几把。

不知道奇丽的胸部跟欧萝拉比,到底谁的更大,手感又有什么差别……

“不,我绝对不会再变成奇丽!”

意识到这个方向无比危险,李奇暗暗发誓。

来回变身,又被卡琳狠狠吸血,李奇也疲惫不堪。正准备睡一会,又因为另一件事打住。

梅恩清醒了……

“凶手?”

妮可一直守在梅恩身边,按照阿丝娜的提示,检查梅恩的记忆。

梅恩呆了好一会,像是在努力回忆。

“凶手就是我啊。”

她的回答让妮可很伤心,果然脑子是乱的。

“我急着跑回夏安迪亚,在树林里摔了一跤,摔得剑都跳出了鞘。我捡起剑想插回去,然后又摔了一跤,结果把我自己捅穿了。”

梅恩不好意思的虚弱笑道:“我真的很笨,我是笨死的。”

妮可呆呆的呢喃:“梅恩,你……”

她虽然不清楚细节,但知道梅恩的心脏是被正义神力震碎的,这可不是一个笨字能解释得通。

李奇这时候也来了,静静的立在一边,听到了梅恩的话。

他拍拍妮可的肩膀,示意她不要再质疑了。

梅恩宽恕了格罗妮娅,这是她自己的选择。

小孩脸色发黄
孩子晚上睡觉咳嗽厉害怎么办
小宝宝腹泻注意哪些问题
诊断尿路结石主要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