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石河子信息网 > 美食

至尊透视眼 第353章:酒后吐真言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2:43:23

至尊透视眼 第353章:酒后吐真言

苏哲笑了笑说:“酒后吐真言,今晚我要听听女王大人到底有多少秘密瞒着我。”

苏羽澄瞪一眼,身体很自然的往苏哲胸膛蹭过去。其实心里有点紧张,从小独立,像今晚这样躺在一个男子怀中应该是有记忆以来头一次。

这种感觉让她很安心,彼此隔得这么近,听到并不动听,却能够让彼此紧紧相倚的心跳声,幸福唾手可得。

下巴微提着,苏羽澄望着苏哲的眼睛问:“关于我跟周志晖婚约的事情你大概知道多少了?”

苏哲摇摇头,“仅仅知道你们曾有过婚约。”顿了下,苏哲看着苏羽澄长长的眼睫毛下明亮的眼睛接着说,“几个月前,朱和市苏富碧拍卖行不是说有一件张萱《虢国夫人游春图》真迹拍卖吗,我就是那个时候与周志晖见面,知道这事。“

《虢国夫人游春图》在苏富碧进行拍卖这事苏羽澄有听说过,不是同一个圈子,没有刻意关注。知道这件事仅仅是因为苏羽澄去朱和市,而且他也曾提过。

苏哲与周家兄弟见面的事情她自然知道,从那次在江井场口看见周志研出现,苏羽澄就觉得这件事瞒不了。一直想找个机会跟苏哲说清楚,心里到底有些抵触,或许是不愿提起这件事,抑或是觉得这件事对她来说,始终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。

清楚苏哲的性格不会在意这件事,做为当事人,苏羽澄避免不了想知道喜欢的人心里的看法。其实有几次她话到嘴边,最终都放弃

苏哲从朱和市回来后没有问起这事,苏羽澄多少心存侥幸,以为他没发现。

现在想起来,当日的顾虑是多余的。

苏羽澄得承认,面对商业上的对手,无论是谁都可以做得宠辱不惊,收放自如。唯独在感情上面对苏哲,往往会让自己迷失。

可能这就是爱情的魔力,苏羽澄想理智一点,但是过于理智的爱情,太过于精打细算,那就失去它本身的意义。

苏羽澄这么多年来一直那样清醒,在苏哲的面前就想当个小女人把自己迷失,因为她相信会有一个人在身边一直牵住她的手不离不弃,无论她走到哪里都相安无事。

“其实我们苏家跟周家几来关系不错,这缘于爷爷他们那一代。可能我没跟你说过,小时候我有一段时间两家人就住在一个院子。婚约的事情当时就是爷爷跟周爷爷之间的一句戏言,但你知道在他们那种地位,哪怕是戏言,认真的人不少。”

苏羽澄望着苏哲的下巴,伸手摸下带着胡茌略事刺手感,“后来搬到昆城后,这件事就没怎么听。只是有一次周爷爷过来探望爷爷,无意中又提到这个戏言。其实在他们的眼中,还是希望我跟周志晖最后能够拉上天窗,这样就是喜上加喜。”

大凡一些家庭的人都有这种感觉,两家人关系本来不错,小辈最后在一起,这是最完美的结局。只是这种事情不是大人们心里想就能够开花结果。

周志晖后来倒是有表示过,苏羽澄那个时候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小女孩,思想上的独立,再加上事业如火如荼,加上对周志晖也没那种感觉。

强扭的瓜不甜,硬安在一起的婚姻没有幸福。

苏羽澄原本不需要特意去周家退婚约,她这样做一来是想表示自己的立场,二来是对长辈的尊敬。

苏哲在得知苏羽澄与周志晖曾经这段关系时,猜测到一些,不过听苏羽澄亲自把真相说出来,堵在心底深处的东西,这时候消失怠烬。

他终究是人,七情六欲是避免不了的。与自己在乎的人的事情,哪怕是鸡毛蒜皮的事情,他都想知道。

等苏羽澄说完,受到酒精的影响,搂着他沉沉入睡了。

低头望着苏羽澄熟睡中带着甜甜笑容的模样,小心翼翼的放平枕头躺下,让她睡得安稳点。

回到昆城后,面对赵仲谋与陈丰山联手的价格仗,最终先退出的还是瑞鼎。还有一个月就是春节,再打这种价格仗,只会落得两败俱伤。

赵仲谋在瑞鼎开始逐渐将价格调回原来的价位,想到这一个月是赚钱的时候,而且经过这么久的声势打造,至尊珠宝的名字也深入各大消费者印象当中。

拿下这场艰苦的价格仗,尽管出血不少,赵仲谋同样觉得值。前后几次都让苏哲给占上风,难得掰回一局,虽说是杀敌一万,自损八千的局面。

赢,始终是赢。

苏哲还怕在一年中剩下的一个月来一次突袭,观察几天有点担忧过剩。全国的人在这个月都想方设法赚钱,赵仲谋亦不例外。

不过价格仗,就算瑞鼎没正面接招,在这场战役下也亏损上千万。本来这个季节是足够盈利,这么一搞,反而要靠这个月的销售旺季把亏损的补回来。

珠宝店这边事情多,夏珂花店那边事情反而少了。距离春节还有半个月,她就提前结束营业回去打扫卫生清洁。

“小哲,今年我想回家过年。”夜里看电视时,夏珂突然冒出这么一句。

看到苏哲准备说话,夏珂抢先一步接着说,“你不用特意陪我回去,我跟我爸的关系可能还有隔膜,因为投资沉香市场,近来时不时会通聊下市场未来规划。而且上次我一个人回去,他都没说什么,所以你大可放心。”

苏哲笑了笑,“你都决定好了,我唯有听你的,总不能忤老婆大人的意思。”

夏珂脸一红轻啐道:“谁是你老婆――”

苏哲轻哦一声,“原本我还打算今晚来个浪漫求婚仪式,虽然没毕业,不妨碍我们注册公证。既然有人不想嫁,那就算了,我明天把戒指退回店里。”

“啊――”夏珂惊诧一声,看到苏哲手放到后面,伸手过去,嘴上说道,“戒指都拿回来了,退什么退,我看看合不合适。”

苏哲哈哈大笑,夏珂旋即明白过来,狠狠瞪一眼,“又在欺负人家了!”

苏哲伸手刮一下,像变魔法一样拿出一个盒子说,“没骗你,戒指在这里。”苏哲打盒子打开,一只镶有血美人翡翠的戒指呈现在夏珂面前。

“不过这不是求婚戒指,上次开的血美人翡翠,我让人用来弄成戒指,推出一个系列,市场反应不错。寻思着这种好东西不能只顾着赚钱,老婆大人这边不能忘,亲自设计一个独一无二的来慰劳下平日的辛苦。”

夏珂戴进去

,尺寸刚好,不松不紧。尽管镶着的血美人翡翠并不大,但简约而不失风雅的设计让她很喜欢。

不管是不是求婚戒指,女人收到喜欢人送的戒指,心情总是很兴奋。

夏珂满脸笑容道:“礼物我很喜欢,戴上去可不会脱下了。”

苏哲道:“那以后就不准脱了,戴一辈子。”

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治疗效果如何
沈阳脑康中医院有哪些主治医生
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要多少钱
沈阳脑康中医院有哪些医生
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是医保定点吗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